醉鳶

【兼堀】庙会

【兼堀】庙会
恋人未满设定。
虽然题目是庙会,但其实重点不是庙会w
算是我自己逛庙会+对活击的怨念脑洞吧。
请尽情食用吧。

         审神者的家附近难得举办了大型庙会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大家一起去逛庙会吧!”审神者对着刀剑们,微笑道。
         一听到这句话,以爱染为首的小短刀们眼睛都闪亮了起来,连原本持反对意见的长谷部都败在短刀的眼神上。

         在人数众多的情况下,干脆直接作为难得的一次晚间聚会举办,审神者笑眯眯的表示,时间溯行军是要打的,但日子也是可以过的开开心心的啊,偷懒一次不叫偷懒,读作「休息是为了走更长远的路」。

        不过看着粟田口一家,另一个问题油然而生,如何不走丢任何一把刀呢?
        审神者微笑的扯出一大把红绳,交给各小组的队长,看来果然是早有准备啊。

        “喂,国广,这样可以吗?”和泉守兼定也换上了审神者准备,符合人群的T恤牛仔裤,和往常不同,和身的搭配更能显出他修长的身材,长髮用红绳竖起,转身时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度。

       “嗯嗯,兼先生还是很帅气呢。”明显是发自内心,堀川国广拿着红绳,将一端系在自己的小指上,另一端也系在和泉守的小指上。

       耳朵微红“这样就不会走散了”他这样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 “庙会上,果然好多人啊!”近乎看不到尽头的人潮将绵延的街道塞的水泄不通,耳边传来的尽是摊贩们的吆喝声,人群互相推挤着,把两人的距离进一步拉近了。
       “诶,这个不错嘛?”

       “兼先生,就算有在存小判,也不能冲动消费哦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嗯,这个也挺有趣的嘛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兼先生!”

        被塞了糖葫芦使得尾音变得含糊不清,看着眼前献宝似的把东西往他眼前凑近的和泉守,堀川根本生不起气来,口中的味道甜丝丝的沁入心里。

        暂时放弃了告知和泉守不要乱跑的语句,他轻轻握拳,感受小指红绳的存在,这样子,也就稍稍能安心一些了。


       命运的残忍在于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和泉守的身影完全消失了,堀川试着大喊兼先生,没有用处,声音投进了环境中,连一丝水花都没有溅起,更别说他想得到的那个人的回应了。

        目光认真的扫过目所能及的每一个人,每个人相似的穿着打扮让他们看起来出如一辙,就算有着卓越的侦查侦查值,我也找不到兼先生。堀川抿起唇,不应该是这样的,就算没有强大的侦查能力,我也可以一眼认出兼桑的。

        但是事实如此,到处都是陌生的面孔,独独没有对他来说,那永不会认错的容颜。

        堀川有些无助的站在了人群中央,以他为分界,两侧人流以缓慢却不容拒绝的速度向前向后,堀川在里面再不起眼不过了。

       像河流,堀川心里闪过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 记忆中与审神者闲谈时,女人白皙纤细的手仿照河流流水向前蜿蜒,她言道,历史就如同河流一般,每个人每件事物,都不过是其中不起眼的水滴一般。
话音未落,她打了一个清脆的响指,堀川睁大了眼睛,“但河流的一个溅起,就能改变水滴们一直的轨迹。”慵懒的声音继续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 “历史的一个转向,也能使人与物的认知就此改变。”

        堀川当时的表情应当是懵懂的,也就当作是闲谈,理所当然的事,如清风过耳,听听也罢,但此时此刻想起,那清浅的话却让他忍不住芒刺在背,即使处于盛夏热夜,仍不住的发冷。

        假如,兼先生就此消失了呢?

        又如果,本丸永远无法召唤出「堀川国广」呢?

        一直深埋在心中,他连想都不愿去想的问题浮上心头。

        倘若,当初土方先生用的,并不是他「堀川国广」呢?


       “喂,国广,不要站在马路上,很危险啊!”一把将堀川拉到路旁的小巷子,和泉守上下扫视着堀川,就像在战场上千百次的检查彼此都安好一般。

       瞧他一直低着头,又问,“发生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   堀川猛地上前一步捉住和泉守的衣袖,抬头漏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 “呐,兼先生,如果刚才,我不见了你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   “你在说什么傻话,我已经来找你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 “又如果,本丸永远都无法召唤出「堀川国广」呢?”

       “永远也总有个期限吧,还能怎样,等到那天为止啊。”

       “那倘若,当初土方先生用的,并不是我「堀川国广」呢?”

        和泉首索性将手撑在墙上,凝视着被他的阴影覆盖于一寸之地的堀川。少年轻轻垂下眼睑,半张脸蛋被阴影遮住,能够被看见的那一半容颜无悲无喜,却又沉静肃穆的像在等待最后的判决。

       “这是不可能会改变的事吧,如果发生的话,一定是时间溯行军搞得鬼!那就联手把他们打垮吧!”

       “如果他们想改变「堀川国广」的历史的话,那就把他们一次次的打败吧,这不就是我们保护历史的原因吗?”

      “说起来,你今天很奇怪啊?到底出了什么──!”话未道完,就被堀川清朗的笑声打断了了。
      “没事,兼先生说的没有错,哈哈哈哈哈哈!”清澈的蓝色眼眸,爽朗又有活力的笑容,堀川又回復到了和泉守最习惯的样子,也是最顺眼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 “话虽如此,但你──!”

        又一次被打断,但这一次是以唇封缄。

        “兼桑想知道的话,那就先追上我吧!”

        这小子,刚才算是在报复吗?揉揉额角,和泉守望向堀川隐没在人群的背影,勾起一抹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 “好,干脆来大干一场吧!”

       红线什么的,其实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们之间的羁绊。
       而我们相遇的这段历史,我将为了它倾尽全力,拔刀相护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 其实只是为了写最后两句开的文,差不多有五六年没写除了作文以外的东西了,一股论说文的范儿。
       看得出满满的怨念吧哈哈哈
       希望土方组一直相爱相守下去,比心
       最后点个题:爱是什么?
    「守护你的一切」

杂谈同人圈西皮拉踩现象

是的,我上次看到这种现象是在手书,看到一半被弹幕气得关了。像我这种cp双粉的存在,很少见吗?希望这种偏向能越来越少吧,至少不要太过份。

柒玖:

看了這個我是很同意的....

但我還想說另一個
有部作品我很喜歡C女算真愛粉 之前也萌AB(BL)
但是我之前經常看到
寫AB的把C踩的無比低劣 崩角成惡人故意梗在AB之間 做一些小手段拆散他們不然就感情綁架
一氣下之後就退坑了
甚至有往拒絕往來戶的方面走.....
原作裡ABC分明是最要好的知心朋友
到底為什麼要襯托AB的愛就非得拉C來墊背?
創個隨便路人角都比拉C來得強
當然如果是ABC愛恨糾葛那就很好看啊


nichoLee:



※纯属个人观点,毋需对号入座,感谢甜甜的建议与润色 @Laceration 




 




拉踩现象并不仅仅只是下面即将提到的,它实在过于宽泛难以概括周全,不过选了最极端的例子说明,望周知。




 




 




让我们先来做一道完形填空。




 




请想一对你最近站的西皮AB,将A和B代入以下这段话里。




 




A是B的痴汉,A喜欢偷窥B洗澡,喜欢在脑袋里和B做色色的事情,最后由于压抑不住,A强圌奸了B。




 




没想到,B竟然喜欢A,于是他们幸福快乐地在一起了。




 




是不是觉得哪里不太对?




 




可要是作者太太把A内心的纠结与冲动以及B的软弱与美丽描写得非常深刻并且淋漓尽致,你是不是会觉得病病的很带感,由此喜欢上这个故事也并不是不可能的对吧?




 




那么好,现在我们来把攻受角色对调一下,依旧是同样的剧情,你是什么感受?




 




是不是像是踩了天雷般痛苦?




 




对西皮两方的偏重,鲜少有人能做到完全平等的50%与50%,包括我自己。




 




有人喜欢自己偏爱的角色作攻方,有人则相反,我想后者占更大比例。




 




为此产出或是阅读时难免会厚此薄彼,这也未尝不可理解,但有一点请时刻牢记:两个角色是平等的,没有高低优劣之分。




 




临时起意写这篇杂谈完全是令我有感而发的事情接二连三,不说其他,就说说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故事。




 




也是最近,我拒绝再产出一对西皮CD。




 




我偏爱的角色被这个圈子几乎所有的文手与画手打造成了痴汉、变态,什么样恶心的梗都拿来套,而我也清楚自己可能是这个圈子里唯一苏C的文手。




 




关系好的写手向我委婉承认过,她只苏D,对其他角色无感,但D的其他西皮又吃不下,只能写CD。




 




这或许可以由小及大地呈现此圈的常态,从相关西皮群里的聊天记录也可窥探一二。




 




既然如此,又何必把心头好配给你认为的如此不堪的人呢?




 




要是交换一下立场,把D写成痴汉变态,你觉得如何?




 




 




从初中伊始接触同人的概念至今十年有余,相信很多人也是受了11区,尤其是二次元的影响。




日本的同人产业非常成熟与发达,我本身是日语专业也在那儿留过学,他们在业界值得肯定以及借鉴的东西很多,但糟粕也并不是没有。








一个很典型的例子,也是我在这儿想着重讲的,就是痴汉。








不知道各位站的西皮是否有过类似于痴汉或是斯托卡的梗;也不清楚若是有,进行痴汉的那方是否绝大多数比例都是攻方。








不带任何玩笑性质地说一句,痴汉是犯罪,是一个人心理扭曲变态的表现。








也许很多人会把这句当玩笑,就像“三年起步,最高死刑”一样,警示语失去了原本该有的威慑力,成了句笑话。









我们再来代入下,你站的西皮AB,A是B的痴汉,无时不刻不在偷窥和斯托卡B,偷拍他,非法潜入他的家里等等等等。








也许你会对这个设定感到兴奋,我试想你可能更偏爱B,或者说你可能对A毫无感情,把他换成CDE都没有关系,只要有人来污你的B就行。








那么我想问你说你是真心喜欢这对西皮还是只喜欢B?








试问有人把你的B描述成这样的人,你感受如何?








大概有些人忘记了萌西皮的初心,西皮双方的互动与化学反应才是吸引人之处,而不是纯粹的为了带感,追求刺激。








请不要肆意对待角色,他从来不是痴汉,不是强圌奸犯,不是色圌情狂。








要是你偏爱的角色被扭曲成如此,你会觉得好受么?








己所不欲勿施于人。








确实我们都提倡创作自由,可同人本身是戴着镣铐起舞,那些角色原本就不属于我们。








说得好听一些是用爱来为角色打造新的故事,说的不好听一些就是在角色身上发圌泄欲圌望。








哪一种都是你自己的自由,不过牵扯到在公共平台上传播的时候,吸引来的不光是爱着你本命角色的人,还有爱着另一位角色的人,这种轻慢和滥用角色对双方都是一种伤害。








圈子的风气都往拉踩的方向偏移之后便很难回到正轨了,它就像个无药可救的传染病:被踩的那方粉不言而喻,原作向的另一方粉也会进入无文可看的困境,圈子人员流失是迟早的事。








真心想要长久的繁荣,那么请认真对待这两个不属于我们的角色。








作者拥有创作的自由,粉丝也拥有抗议的权利。话语权的不对等导致抗议和愤怒很难直接传入作者耳中,而是在仇恨中发酵,成为积怨的一部分。




 





囤积发酵的恨意指不定就会让圈子分崩离析。








一句话,你不在意,大有人在意。





以上




2017.3.8


【脑洞】髭膝-达拉崩版(含一药)

        达拉崩板的源氏,髭切-腹黑-弟控大佬-被掳走(主动搞事)大王子,和膝丸-认真-世界着名兄控-急得不沟了二王子。
        膝宝告别义经主从组,经由虎彻家资助,先遇见了出门历练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国广,组成小队。中间清光安定为了购买特殊指甲油也加入小队。
        遇到了魔法使莺丸,获得了魔法伪装凭证一枚,又遇见了鹤丸,作为找人的向导帮助他们。
        期间髭切每个晚上都会跟膝丸联系,嘛,当然是误导性的,又撩又苏嘛。
        终于来到了大阪城,城主一期一振有事在忙,由药研接待,但因为髭切的吩咐隐瞒一些事,却被三日月直接说破。
        其实是因为大阪城前阵子有过大火,城主一期一振与兄弟骨喰于大火中失忆。
        在大家手脚忙乱之下,更不巧的是于夜晚时,在大阪城死去的人化作幽魂游荡,一期一振梦到只有髭切拥有能解决一切的力量,于是急忙用一次性魔法阵将髭切送到大阪城,事情紧急,于是只留下名字,造成被掳走的假象,其实髭切是自愿的。
        最后结局当然是髭切斩了幽魂源头桥姬,膝丸为了保护兄长斩杀了被惊动的土蜘蛛,大阪城恢复和平啦!
        该告白的告白,打酱油的打酱油,二王子和大王子开心的回老家结婚了ヽ(●´∀`●)ノ
髭膝,一药,微兼堀,安清安无差,鹤找的是三日月,差不多就这样吧。
        具体有什么想看的情节和梗感觉还能加好多呢,小天使们提提意见吧。

不知道為什麼,就是特別喜歡❤️

好多海豹:

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总之就是画了这篇漫画!

我也一直认为,每个成功的角色是有自己的故事,自己的性格的呢,那些东西非他莫属,是成就那个人物最重要的东西。

小影-海千里:

给茶壶太太打call!

写作是一个创造的过程,也是一个与人分享的过程,更是一个自我享受的过程。
作品写给别人,更是写给自己,尊重角色,尊重读者的同时,更需要自我尊重。

希望能在很久以后,还能觉得现在的作品值得分享,觉得现在的自己值得尊重。





玻璃球掉了一颗又一颗:



我最近一定是负能量爆炸了。但是吐槽归吐槽,要说还是要说。
很多时候,写东西,或者画画,都是需要静下心来的,心不静,画不好,也写不出什么好文字来。
文笔这种,要练,画画也是。没耐心什么也做不好。
吹萨克斯也是,只有不停练气,不停锻炼指法记住音阶,才有可能顺利吹出一小段来。
要做的好,至少要有耐心吧。




那么明显浮躁的文字,连人物原本的性格都懒得去揣摩了,真的有放出来的必要吗?
自己看着不会尴尬吗?
有时候标ooc或者注意避雷,不是标完就没事了的,那也是给自己的警示,是需要注意的。
至少,写的时候要想好这是个关于什么的故事,里面人物是怎样的关系,你想表达些什么。
谈恋爱也不是一句喜欢就了事的,他的眼神呢?他的语气呢?他的小动作,他的笑容,你希望他会有怎样的回应?你希望被他的什么反应苏到,你喜欢他到什么地步,什么时候会忍不住想更喜欢,想爱他一点?
甜的恋爱故事也好,不甜的恋爱故事也好,暧昧也好,甚至暧昧不够,只是单纯的相处也好,你要怎么表达呢?
双方的相处之道,队友相处之道。这个也要想好吧。
故事的中心是什么?主人公是谁?
动笔之前,至少先圈定了这是属于谁和谁的故事,其他配角戏份再有趣都不能抢主角的戏。
爱每一个角色,但除非群像,否则总有一个是你心头挖不掉的那块肉。




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评论什么不评论什么。说实话,之前很火现在也很火的那套对读者说,我其实并不怎么认同。所以喜欢我写的故事的人,我很感谢,不喜欢也没什么。评论的话我其实挺开心,但不是每个都会回复,因为有时候真的不知道应该回应点什么,毕竟我老蠢了。而比起千篇一律的那种评论,我更喜欢有人说点实质性的,哪怕捉虫,或者是哪里哪里的情节生硬哪里哪里感觉还有故事可说,这样我就能聊起来了……
对读者,我只想说,喜欢是你们的权利,评论也是你们的权利,只要不是KY或者故意黑,那么当你们喜欢某一篇文章的时候,希望你们知道自己喜欢这篇当中的哪一个情节哪一个句子,也是对你们自己和你们所喜欢的那个太太负责了吧。




嘛,也是说给自己听的。在当下浮躁的生活中,写不出来没有灵感的时候,哪怕看部日剧新番电影,或者发发牢骚,也能打开一点新的视野,找到点新的灵感吧。


ES的时间表(更新至starlight festival)

紀錄一下OVO

花卷子:

时间线果真需要转载……


点赞收藏就找不到了;w;




キャプテン.喜怒哀楽:



 更新中……


参考:あんスタまとめ


8.31记:三人魔法师剧情讲了很多东西,对一年前的事进行了大幅度修正。有些地方不确定,仅供参考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《上一年度》


 


【春】


·学园腐败中。学校的学生在业界风评很差。




·敬人把学生会的实权恢复,零(已留级,现二年级(不是很确定))是书面上的学生会会长,敬人和纺是图书委员。但敬人更多在忙学生会事务。但此时学生会尚没有实权,只是偶像们的下仆。(学生会这里具体是什么情况,有待补充)




·英智正式出院回校上课。敬人将他推荐入学生会中。




·英智和敬人(大概有敬人)计划将学校内最强的五人挑选出来起名为五奇人,让他们成为学生们憎恶的对象,然后由英智打败他们,成为学院的顶点。(原本是想成立三奇人,但三个人的组合比较坚固,难以击破,而五人就有机可趁,所以加入了宗和夏目凑数)


(注:五奇人不是一个组合,只是对五个人的统称。)




·此时『Valkyrie』是学院中最有名气的组合。此时已有『Knights』『流星队』。




·英智成立『fine』,与其他三人建立金钱契约,约定打败五奇人后解散。


 


·此时学校的live可以有外人来看,来客人数多的组合的评价更高。


 


·岚对『Knights』很不上心,此时的雷欧脾气很火爆易怒。


 


·敬人劝诱红郎组成组合


 


·零忠告宗要小心『fine』


 


·仁兔生日在4月27日,由于米卡提出给仁兔生日礼物,推断以上事件都在4月发生。


 


·零在此期间组建『DEADMANS』,建立后不久解散。(两种说法:一是敬人找鬼龙前deadmans已经解散了,二是敬人被鬼龙拒绝后和零组队建立deadmans,解散后再自建红月。我倾向后者。)


 


·【日期不明】零出国留学。英智接任学生会长(不确定)




·【七夕】梦幻祭live对决模式的黎明期。学校进入抗争时代。此时的live是只有s1以上等级可以让外人来看。(原来似乎都开放的)


 


 


【秋】


 


·『Valkyrie』已不是学院顶点。


 


·日日树不参加梦幻祭,只出演自己的舞台剧。


 


·『Valkyrie』的首次对决,对手是『fine』。『fine』胜利。宗从此坏掉。


 


·此后,『fine』又将其他组合打倒,成为学院第一。


 


·零暂时回国。




·『fine』的最后一场是和日日树比。其他四奇人在台下观戏。→结合小说,在演出结束后,fine宣布胜利的同时,英智倒下住院。




 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


《本年》




【主线第一话一周前】   Ra*bits结成。『A1』出场。


 


【第一话前几天】弓弦入学。


 


【第一话当日】  转校生入学。此时学生会处于学校顶点。最强组合为『红月』。龙王战(B1)。


 


【第一话第二日】『S2』。『红月』、『Ra*bits』出场。红月胜。


 


·『Trickstar』特训两周。


 


·期间,『fine』在【flower fes】中首次出场。


 


【第一话两周后】『S1』。『Trickstar』战胜『红月』。英智出院。


 


【S1第二日】『B1』中『fine』战胜『UNDEAD』。英智宣布【DDD】。


 


【S1后的周末(不到一周)】【DDD(S1)】。『Trickstar』战胜『fine』。




·【DDD】后,仁兔正式退出『Valkyrie』,具体时间不明。


 ·『Switch』举办『B1』,『fine』助演。




不明 【桜フェス】(按樱花的时间看,应在4月下旬)公式的特殊梦幻祭(似乎无等级)




不明【サーカス(S1)】fine&2wink


 


【前夜祭】『Trickstar』和『UNDEAD』参加【春之音乐祭】。『Knights』参加【时装秀】


↓ (写作前夜祭,但并不是学园祭的前一天,之间隔着一段时间)


【学园祭】『UNDEAD』举办【执事咖啡】。『Ra*bits』和『Knights』出演芭蕾舞台剧。


 


不明(梅雨季)【英雄秀】(流星队私人工作)


 ↓ 


不明  【supernova】流星队(学校认定的特殊live)


 


《夏》


 


不明【倾奇者(S2)】红月。(supernova后,七夕前)




不明【デュエル(B1)】Knights&trickstar


 


七夕【七夕祭(S1)】红月 vs RAbits、fine vs valkyrie、流星队参加预定


 


暑假【海賊フェス(B1)】流星队&UNDEAD


       【烟花大会/starmine】校外工作。Knights&trickstar


       【喧嘩祭(B1)】红月&fine


 




第二学期开始  【体育祭】


 


·雷欧回学校。


 


 


《秋》


 


不明  【ジャッジメント(B1)】骑士队&3年级临时组合




不明【忍者祭】某影视城开业宣传,公式梦幻祭。流星队&红月


 


万圣节前夕【ロックフェス】校外活动。Undead&Trickstar




万圣节  【ハロウィンパーティ(S1)】UNDEAD、2wink、valkyrie与swicth联合;rabbits参加预定,knights似乎不参加


 


不明 【修学旅行】二年级。


 


 


《冬》


 


圣诞节前夕  【星夜祭】


 


圣诞节  【イブイブライブ】starfes的事先宣传live。流星队&2wink。(原来应该是valkyrie出演,但由于天气原因和mika生病就辞演了。)




圣诞节【スターライトフェスティバル(S1)】Knights、Valkyrie。几乎所有组合都会参加,分为预选赛和决赛。预选赛是组合对抗的形式,输者丧失资格,胜者累计投票数,获得累计投票数前x名的组合才有资格进入决赛。预选赛中,ts第一名,fine第二名,knights似乎第三名。


 


12月末 『SS』→『Trickstar』参加预定


 


1月  【ミステリーステージ(S3)】Knights&ra*bits。S3正式导入。同时期仁兔参加Valkyrie的活动。列欧参加某颁奖式。


 


不明  【歌剧】


 


2月14日 【ショコラフェス】undead和knights参加预定


 


不明【皇帝の凱旋(B1)】fine&流星队


 


 


《春》


 不明  毕业式(似乎是在白情之前)




3月14日 【返礼祭】


 


春假 【モールライブ】一年级。
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
备考


*1




*2 体育祭参加名单




扔沙包:


红队:仁兔、英智、明星、晃牙、阿多尼斯、创


白队:桃李




借物赛跑:


红队:千秋(不明→借了转校生)、真、


白队:泉(眼镜)、凛月(太阳伞)、真绪(眼镜)、




吃面包赛跑:


红队:晃牙、光


白队:翠




障碍赛跑:


红队:真、创、忍


白队:凛月




二人三脚:


白队:铁虎、转校生




拔河:


红队:


白队:凛月




【2016陪我最久的游戏】偶像梦幻祭2016年玩后感

刚刚在某个游戏网站写的,帖名叫《2016你玩最久的游戏》

玩最久的应该就是这个手游了
这是一个女性向卡牌手游,还没有说明抽卡概率=_=
想要池五可以,拿钻来填,想要排五可以,拿钻来拼。
然而断断续续,还是一直玩下来了。这游戏呢,前排排位挤的可怕,肝的想吐,非本命排位就挺休闲的。

主要是排位还是得氪啦,我是没有头发又没有钱的knights p.【doge

根据先抑后扬的手法,现在就要夸它啦!

首先剧情,剧情真的很棒!日日日的剧情张驰有度,节奏掌握真好,主线剧情100多章,还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。活动剧情紧接主线剧情,所以日服出新剧情时有时就像吃了一满嘴毒,但真的好,挖掘出他们更丰满的个性。

还有立绘,真的非常棒,忍不住舔舔舔啊,帅气可爱都handle得住,还有各种服装,五星卡3d小人还有不同的动作。妈妈问我为什么屏幕是湿的,我:因为knights(x
最后是活动啦,虽然补偿不太走心,官方很抠,但看得出来是有用心在做活动的,从亲密事件,个人事件,校园和生日立牌,增加的每日赠钻,长草颜团子连动,校园比赛……细数起来,官方真的有在改进,越来越用心哦【比哈特

最后是私心对杏的告白。
从执事入坑到现在,leo回归和即将归来的vk,想告诉杏,我一直都在你身旁。

【求文】找不到某篇零凛吸血鬼设定,肉文

当时看到一半,现在怎么找都找不到QAQ
大概是凛月回家,零抱着他,两个人都是吸血鬼。
前面还有提到什么“度”
似乎是凛月出来历练,隐藏记忆,一年只有一天会想起来这样

拜托各位小天使告诉我文名啊,完全找不到【沮丧

【零凛】夜晚时分

零凛前提,算是小甜饼~
私设预警。
文笔渣渣渣渣渣,白话文与法,请轻拍。
ooc属于我,可爱属于他们。

星期四的晚上,窗外扑簌扑簌下起了大雨。

昏黄的灯光,放映着黑幕的电视机,寂寥无声的老房子。

在朔间凛月清醒的夜晚,他的夜晚常常由游戏或录像带填充。
由于嫌麻烦所以每次一次借了一大堆回家,然而自从租片店的老爸似乎误会了什么后,他带回家的片子就以惊悚片居多了。
这对朔间凛月来说一点关系都称不上,反正他的本意,也只是找些东西-----为驱逐那满室的静寂。

然而今天似乎有些不一样?

“混蛋,别抱过来啊!”
被某人连着毛毯一起圈进怀里,连拿个遥控器条音量都无能为力,朔间零的手带着凉意,冰的朔间凛月一个激灵。
“喂,喂!……”回过头时他才发现他的哥哥头歪着自己睡着了,朔间零与朔间凛月的眉眼是极像的,深刻的五官,微卷的黑发,苍白的肤色,无一不在彰显着两人基因的相似。
平常满含深意的笑眼紧闭,睫毛纤毫可见,也不知梦见了什么,连在睡梦中嘴角都带着一抹弧度。

记忆中似乎undead这几日是有大型梦幻祭的,大概是高强度的练习与排演使他今日这么疲惫的吧。

------就算如此,也想陪我看完电影么?

“喂,不是你自己说要陪我看电影的么?”
用力戳了戳朔间零的脸颊,他屈指在兄长额头弹了一下,
“果然是,笨蛋兄长啊。”

~~~~~~~~~~~~~~
有一天凛月在看剧,零凑了过来。
零:凛月~~你在看什么东西?
凛月:【拍开零】走开,你挡到甄嬛的脸了!

啊…卡文卡好久,超级久,不过还是卡完了,文字还是没办法写出想要的感觉,哭唧唧。
谢谢大家不嫌弃看看我不成熟的作品,爱着零凛的各位都是小天使~




哈哈哈哈大大們辛苦了,画画和删文那个簡直神同感。

风息风车停:

我就表达下自己的内心

一页书:

文盲为什么要写文!

因为爱。

主页为什么那么多坑!

因为任性。

澄清一下:我会回头看坑,但是看完不是想删就是想改(捂脸跪下

雁师:

那个想删文和想学画画简直神准……

我从前也有颗一天不码浑身难受的良心

直到后来我膝盖中了一箭

一根翎毛:

噗通一声跪下来……膝盖好痛……

痕光照双靥: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是这样。。。

赫子是喻文州夫人:

没错是这样

摘桃子小能手9墨:

是我……

枝雀矞渊:

受不了了,我也要转一下。

“妈妈啊他们撒糖啦!!!啊啊啊写写写!!!!啊不行这个动作我写不出来……写不出来……我想画画……”

卑微者:

每一个写手都有共同的梦想。
教练我想学画画。

【祭酒】:

哈哈哈哈没错就酱

咸鱼教咸鱼C:

看到大家都有这想法我突然感到了治愈233

圈个橘子:

是我

Mercury.:

是我【手动再见

番茄凛之助:

是我(手动再见

夏紀ちゃん:

是我🌝我现在憋一篇跟要了我的命似的

晚安的自嗨地:

是我…手动拜拜……然而我会画也没卵用……画不出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唔好仲意你哇:

天呐好想把这几张图置顶

图自微博见水印侵删!!!